联系方式
  • 公司: 正宗孙记洛阳铲考古工具专营店
  • 地址: 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市首阳路30号
  • 联系: 孙治国
  • 手机: 13837937661
  • 本站共被浏览过 2885813 次
行业资讯

产品信息

更多...

河南洛阳铲,组合铲,套铲

2019-09-21 04:32:01 4301次浏览
价 格:面议

根据需要钻探面积的大小,组织10数人或数10人的钻探队,在指定的范围内先进行普探。一般在地面上布普探点,即无论纵横,每隔1米打一个眼,形成方格网状。在每个方格中心,也要打孔。也就是在1平方米范围内的4个眼的中心打一个孔,这个中心孔俗称“梅花点”。使得每个孔的最近距离都在1米之内,探孔密集,以确保不漏问题。然后由技术员等专人检查在普探过程发现的有疑点的孔,探寻问题的范围直径,卡边定形。

使用洛阳铲时,身体站直,两腿叉开,双手握杆,置于胸前,铲头着地,位于二足尖间,用力向下垂直打探。开口到底,不断将铲头旋转,四面交替下打,保持孔的圆柱形。否则探不下去,拔不上来,将铲卡在孔中。搞钻探一面下铲,孔半圆;两面下铲,孔椭圆;只有四面下铲,探孔才是圆的。打的孔要正要直。正是不弯,直是不歪。打垂直孔也并不十分容易,对工具而言,铲头要正,杆子要直。否则,易打弯孔,甚至打孔小口大肚,不成名堂。测验探孔的正直弯曲,可以拿一面镜子,借助阳光,从孔口往下照,光线射到孔底,则孔是直的。如果光线射到孔壁下不去了,则孔是弯的,必须修整工具后再打。打弯孔很费劲,双手拔杆时也可以将肩头顶靠木杆借力上拔。

如果初学时没有接受严格的训练,或者的拿铲姿势不够标准,以及个人使用习惯等,都会出现一些偏差,打出歪孔。两个相距不到1米的探孔,二人同时下打探,一个垂直孔,一个歪斜孔,那么,在8米深处,歪孔甚至与直孔交会,两把铲头碰到一起。这种情况虽然很少有,但并不罕见。

开时下探时,双手可以一边握杆旋转,一边连续下搠,提杆倒土,这样下探的进度快些,进入文化层后,提出的土,必须三、五铲一看,审视土壤变化,考虑有无问题。如果探到问题,如灰坑,窖穴,枯井、墓道等土壤,打到一定深度后,须一铲一看,观察土质、土色的变化,寻找包含物,确定其深度和性质。即要探出其口部的形状,底部的深度,观察其土壤结构和包含物,以确定探出问题的答案。如探出的问题是圆形的,口小底大,土质松软、土色灰褐,包含草木灰、红烧土、碎骨、陶片,深度较浅,它可能是窖穴。探出的问题是长方形的,土质紧密,经过夯打,土色五花,无包含物,又比较深,它可能是墓道。

看土时,一铲下去,随即拔起,将铲提出,杆头着地,拿起铲头,仔细观察。然后抓杆,把铲头口朝外,在地面上轻轻撴戳一两下,铲上的土便会脱落。也可将撴下的土拾起,掰开来看。观察铲头带上的土,必要时用手指触土,感觉其密实度(软硬)、含水量(干湿),或从刃部逆铲将土抠下,纵向掰开看断面。看土时,不能回铲,回铲是连续往地下打二、三下才提铲。洛阳地下的土种类很多,探工将其粗分为死土、活土两类。一般说来,死土是一万年以前未经人类挠动的古老地表层,如沉积土、冲积土、黏土、沙土层,土层厚薄不等,颜色不一。活土指一万年以来,经人类活动、包含遗迹遗物的土壤。人类活动形成的有耕土、夯土、路土、烧土、灰土、花土、淤土、扑腾土等。

举例来说,洛阳地面以下的自然土壤,十分深厚,不但分有明显的层次,而且每层的结构、密度、颜色、厚度都不相同。一般厚几十厘米到1、2米,甚至更厚;沙土、黏土等土质不同,颜色也不同。粗分有白、黄、红、暗红、黑等色。建造一座洞室墓,要在地面开一个长方形的口,向下挖掘数米深,横向掏窑洞。殡埋后,封堵墓门,将挖上来的散乱地堆于地面的自然土,填入墓道,层层打夯。自然土经过开挖和回填二次翻搅,打乱原有层次、颜色界限,变成了揉合多种土层的花土(五花土、大花土),即使花土的年代久远,也不能化合。一般墓道的填土虽然经过夯打,但是其结构也不如自然土紧密坚硬。没有填完剩下的土,遗留散落于墓道周围,形成扑腾土,它与墓道花土相同,但厚度不大。探到扑腾土,便可追寻墓道。所以经过钻探辨认,便可以确定原来开挖墓道、墓室的范围和深度。至于墓的时代,则主要是依靠墓葬的形状,墓室棺底的颜色、包含物,墓内随葬品等情况综合判断。一般而言,洛阳地区的土有三个特点,凡遇卤花、白花、红花土,都有问题。

地下情况千变万化,问题错综复杂。到一个新的地区钻探,技术员首先要探个深孔,看地下1至8米有多少个土层,每个土层是多厚,是什么颜色,要记清楚。如果局部到深度见不到土层,下边肯定有问题。钻探时要保持探孔与地面垂直,以准确反面地下情况。通过普遍钻探,分析多个“一孔之见”,将地下情况绘制成平、剖面图,每个问题,写出它的形状、范围、尺寸、包含物、性质、特点、时代、名称,将田野钻探整理成图纸和文字材料。因此,对于一个优秀的探工和钻探技术员来讲,经常地探讨问题,不断地交流经验,判断地下不同地层、各种土壤反映的情况,是提高素质和解决疑难的关键。就洛阳的文物钻探而言,能够探出地下的墓葬、灰坑、窖穴、烧窑、仓窖、枯井、道路、房基、城墙、渠沟、蚁穴、河道等人类活动的遗迹遗物以及动物、自然形成的遗迹。

钻探古墓时,为避免损坏随葬品,卡边定形时,探测方坑墓(一般为长方形的西周墓或东周墓)的深度,一般在墓壁左边或右边中部打孔直达墓底。不在放置随葬品的头、足端打孔。探测洞室墓的深度,打到墓道底部即可,卡洞室时,打到空洞或淤土即停止下探,以避免铲头打坏古物。

钻探打坏殉葬器物的事,时有发生。偶尔也会带上完整的器物,此举二例。1977年,洛阳市外贸局在解放路与五七路口附近钻探,带上了一片略呈圆形的铜片,铜片系新碴口,上有花纹。得知消息,专家去实地考察,知出自一座长方形东周墓。便对外贸局讲,在这里建房,必须挖掘这座探出铜片的古墓。后来他们暂停作业,专家将铜片交洛阳市文物工作队文物仓库保管。1982年,外贸局拟建家属楼,于原址钻探,将铜器墓找出。文物工作队指派专家发掘此墓,出土了130余件铜器,系战国陪葬坑[46]。在整理铜器时,专家将保存于库房的铜片取出,复原于一件铜簋的盖上。1976年春,专家配合洛阳市东北郊杨坟村附近的洛阳电信器材厂建设,发掘古墓。马积善率队钻探,一天中午收工,他一手拿探铲,一手握一件圆形带盖的白瓷器,在工地交给专家说,刚才探一座小唐墓,带出个胭脂盒,刚好卡在探铲里,一点也没有损坏。不久,专家发掘了这座墓,在人骨架腰侧找到一个探眼,这就是白瓷盒的位置。

初学者打几米深的孔,一个孔或几个孔打下来,手掌容易磨出水泡,不久便磨出茧子,这是每个探工的最初经历。初学时,可面朝南打50厘米,转向面朝北再打50厘米,轮流转向下打,纠正双臂执铲的偏差,练习打垂直孔。

学会使用洛阳铲并辨别土壤,也是勘探、勘察、考古工作者的基本功之一。